在经历奥特曼疑似要回归OpenAI的传闻之后,剧情迅速转向了另外一个路径——这次不是传闻,而是实锤信息。 微软的CEO纳德拉宣布,奥特曼和布罗克曼将加入微软的人工智能团队。OpenAI方面将聘任Twitch(一个面向视频游戏的实时流媒体视频平台,和人工智能的关系并不大)前CEO希尔为临时CEO。 另外一些传闻则为OpenAI内部已经有几十名员工离职。当初被任命的临时CEO穆拉蒂可能也会离去,毕竟她似乎打算让奥特曼和布罗克曼回归。 (OpenAI貌似正在经历一场宫斗之后的以穆拉蒂为首的内部剧烈地

OpenAI宫斗剧第一季落幕:一场宗教与世俗的PK

在经历奥特曼疑似要回归OpenAI的传闻之后,剧情迅速转向了另外一个路径——这次不是传闻,而是实锤信息。

微软的CEO纳德拉宣布,奥特曼和布罗克曼将加入微软的人工智能团队。OpenAI方面将聘任Twitch(一个面向视频游戏的实时流媒体视频平台,和人工智能的关系并不大)前CEO希尔为临时CEO。

另外一些传闻则为OpenAI内部已经有几十名员工离职。当初被任命的临时CEO穆拉蒂可能也会离去,毕竟她似乎打算让奥特曼和布罗克曼回归。

(OpenAI貌似正在经历一场宫斗之后的以穆拉蒂为首的内部剧烈地震)(OpenAI貌似正在经历一场宫斗之后的以穆拉蒂为首的内部剧烈地震)

关于这起宫斗,我今天再向各位推荐两篇文章:

《纳德拉官宣Altman、Brockman加入微软!OpenAI数十名员工离职,陷入完全混乱》这篇文章其实是整合了两段信息,一段是来自科技记者 Kara Swisher 梳理的时间线,聚焦于宫斗的引爆点在哪里。另外一段则是《大西洋月刊》的报道译文,它解释了OpenAI长久以来的深层危机。

关于这场深层危机,诸位还可以阅读这篇《Sam 和 Ilya 的深层矛盾:有效加速主义 vs. 超级“爱”对齐》,作者陶芳波是阿里云的资深算法专家。(我在这篇文章里至少得到了一个知识点,对齐这个互联网黑话的英文原来是alignment,一下子高大上了起来,没有那种土得掉渣的江湖感了)

我把陶文中的超级“爱”对齐视为一种精神层面的类宗教的东西,而有效加速主义,显然是效率优先的,是利益最大化优先的,这很世俗。所以,才有了本文这个标题:宗教与世俗的PK。

就我个人而言,我是一个很世俗的人,以至于上周有个朋友问我:你是不是经常对世俗报以白眼?——这个问题的来源我猜和我一贯桀骜不驯不以为然甚至有点愤世嫉俗的做派有关。被我礼貌但坚决地否认。我桀骜不驯的是神圣化,不以为然的是道德化,至于愤世嫉俗嘛,就要看这个“世”和这个“俗”是指什么了。

不得不说,至少在言说层面,大众一点也不世俗,虽然无需证明的事是,大多数人其实活得很世俗。也正因为此,才会很容易被理想所打动,为一套高大上的说辞所喝彩鼓掌。这就是为什么左派总是看上去人多势众,但实际上至少90%的人,都是利己主义者(精致不精致还两说)。

葛优那句“一个亿我捐,那台车我不捐因为我真有那台车”并非段子,却是真实的人性。

这场PK的结果,是“宗教”赢了呢?还是“世俗”赢了?

OpenAI作为人工智能领域里的领头羊位置可能会不保,Ilya当然是超一流的,但他两百万刀的年薪并不是OpenAI里的普遍水平。极有可能的事是,为数不少的人才,将会离开OpenAI,或投奔奥特曼进入微软,或加入其他公司(黄仁勋的英伟达已经公开向OpenAI员工伸出了橄榄枝)。为理想主义者效命以人类福祉优先,还是为资本家做事以自身福祉优先,在实操层面,没那么难选的。

如果OpenAI最终还是度过了这场危机,在Ilya的领导下,它依然是该领域中不可忽视的力量。虽然不再是领头羊,世上总还是有一些真正的理想主义者,他们会follow这股力量。所谓的超级“爱”对齐,对于加速主义者来说,是一个限制,而且,并非毫无必要。

微软本来极有可能是这场争斗的大输家,但显然现在翻盘转赢。它得到了一批很有本事的人,强化了自己的AI实力。也有可能,两个“曼”最终会选择独立创业,但微软会成为这个创业项目的具有优先权的投资者。而这一次,应该是极其世俗化的纯商业项目,而不是什么非营利机构控制有限盈利机构。

这种被视为“奇葩”的设计,估计以后不会再有了。即便有人想这么来创业,投资人也会望而却步。但我倒是乐见这种未来。毕竟,让上帝的归上帝,让凯撒的归凯撒,才是正道。

微软和OpenAI之间,依然保持着某种或有或无的关系。双方没有在明面上掀桌子彻底怒目而视。微软会有一个反对者,但极有可能是一个温和的反对者。反对很重要,正如我昨天文章里所说,查遗补缺是一个很好的存在。但温和也很重要,撕得天翻地覆,对于人工智能并非好事。

最后就得来看人工智能这个领域是否蒙受了重大损失?短期而言,是的。我的朋友风端认为接替OpenAI做领头羊的候选热门是Anthropic。这是一家受到微软友商谷歌全力支持的人工智能公司,但他又抱怨生态比OpenAI差太多。但长期而言,那个奇葩设计所埋下的雷,早晚要爆,不如早爆?

AI是不可能停止的,世俗化的公司会加速它的前进,而宗教化的非盈利机构会扯它的后腿。

人类当然需要进步,但有人拉一下,提醒一下小心,这没啥不好。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言:精神美德,总是处在两个极端中的合适位置。而在我看来,所谓合适,必须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混杂在一起,是找不到“合适”的。

但愿这篇小文的一部分,回答了昨儿文章下,一位读者的留言:似乎资本或者技术,天然就比道德差了一层?但这又是谁给的定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扯氮集(ID:weiwuhui_com),作者:魏武挥二世

现在送您60元福利红包,直接提现不套路~~~快来参与活动吧!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上一篇:“内生增长+并购增长”双轮驱动,华厦眼科上市一年交出高增长答卷    下一篇:福沃德工业盘中异动 股价大涨8.50%    


Powered by 郭华韬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