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岁的弟弟在节目里背了古诗。 我妈得意地说:「我儿子两岁就会算数,三岁会背三百首古诗……」 而在节目安排她装病的环节里,弟弟没有如期望般表现出担心妈妈。 恼羞成怒的她竟为立住天才妈妈人设,对发烧到 39.2 度的弟弟,不管不顾,只喂弟弟喝水退烧。 「我儿子从小身体就很好,发烧不吃药,不出两天就会自己好。」 结果当晚,弟弟呕吐不止。 我愤怒地打掉她手里的水,「有你这么蠢的妈!我看你再练多少个小号也是一样!」 1 我爸是明星,我妈作为明星的老婆,被邀请参加一档现下最火的亲子节目,《加油!超人妈妈!

三岁的弟弟背古诗,妈妈却担心他太优秀,在节目中安排他生病

三岁的弟弟在节目里背了古诗。

我妈得意地说:「我儿子两岁就会算数,三岁会背三百首古诗……」

而在节目安排她装病的环节里,弟弟没有如期望般表现出担心妈妈。

恼羞成怒的她竟为立住天才妈妈人设,对发烧到 39.2 度的弟弟,不管不顾,只喂弟弟喝水退烧。

「我儿子从小身体就很好,发烧不吃药,不出两天就会自己好。」

结果当晚,弟弟呕吐不止。

我愤怒地打掉她手里的水,「有你这么蠢的妈!我看你再练多少个小号也是一样!」

1

我爸是明星,我妈作为明星的老婆,被邀请参加一档现下最火的亲子节目,《加油!超人妈妈!》。

节目录制就在家里进行,节目组还会安排不同的访客上门,给观众呈现明星家人的日常生活。

我妈兴致勃勃地想了一夜,给我三岁的弟弟李嘉天安排了任务。

「天天,妈妈之前教你背的古诗,会背了没?」

弟弟如她所愿地点了头,她面露笑意,「不愧是妈妈的好大儿。」

站在一旁她十八岁好大女儿的我,无语地问:「李女士,请问我需要表演什么?」

她嫌弃地看我一眼,「你还能干嘛?一边儿待去,别影响你弟发挥。」

就是这样,平平无奇的我,因为没法给她长脸,被她嫌弃了十八年。

她觉得大号废了,即使高龄也要重新弄个小号练练。

我阴阳怪气地回怼:「怪我不争气,应该在你肚子里的时候就拿到哈佛的学位。」

其实我成绩不差,甚至在年级排前十。

但就是长相一般,艺术天分也不高,没学到什么她能拿出去显摆的技能。

反正我已经习惯她对我的态度,只是可怜三岁的天天,小小年纪就要学各种乐器,还要背古诗……

我看到我妈脸上按捺不住的兴奋,以至于连我的讽刺她都不放在心上,只专注弟弟背古诗是否都念准了。

小小明星梦的她,这次总算能好好被关注一把!

录制第一天,就来了另外一组明星妈妈上门,她带着的是两岁的女儿。

两人都打扮得十分精致,我妈笑脸迎着她们进来。

感受到她眼神里的急躁,我立马拉着天天,礼貌十足地叫人。

「阿姨好,妹妹好。」

我别扭地感到浑身不自在,反观没见过面的她们,始终面带微笑地和对方寒暄。

连两岁的女娃,都这么乖乖地坐在旁边,听她们讲话。

真是离了大谱……

2.

我一边看着天天,一边看着手机里的直播弹幕。

「这两个奶娃子太乖了,简直是天使宝宝啊!」

「这明星家教出来的孩子太有教养了,看得出妈妈费了很大的功夫!」

我妈突然咳了一声,在她的凝视下我赶紧把手机收了起来。

在她夸了一声女宝好乖后,她温柔地叫李嘉天过去。

伸手在他发顶揉了揉,「漂亮的阿姨来看天天,天天要不要表演个节目给阿姨看看?」

收到老妈的信号,天天奶声奶气一字一顿地背起了古诗。

「离离言上草,一岁一姑永……」

背完了,我看到我妈笑僵的脸上充满骄傲得意。

女宝的妈妈扬起一个酸溜溜的笑容,「你们家宝贝好聪明啊,我家的刚会叫人……」

我妈大方一笑,顺势接话展露她的育儿经。

「天天两岁就会算数,三岁就会背很多古诗……」

「我主要就是多带他去外面看看,这对培养孩子观察力啊,各方面都很好,天天很聪明,有些东西一看就懂是什么……」

这吹牛皮吹上天去了……

弹幕却一股劲儿地袭来一波夸赞。

「这妈妈的育儿经太强了!天才儿子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

「我看现在有些小孩从小被逼迫学习各种东西,这妈妈三观太正了,给了孩子一个好童年。」

我看着弹幕笑出了声,结果这一笑被网友捕捉到了。

紧接着一条针对我的弹幕出现了,嘲讽味十足。

「不过天天的姐姐看着不太聪明的样子。」

我直接打屏回复,「我靠脸。」

3.

因为我的一时爽,在女宝妈妈离开后,我妈甩了一个眼神,让我进房间。

一进房间,她拽着我耳朵破口大骂,「你搞什么!我一天的努力全让你毁了。」

我愣了,弹幕也没说她不好啊,但看她冒着火要吃人的样子,我就忍着不惹她了。

最后她指着我鼻头命令道:「明天你在房间里写作业,不准出来!」

这不正合我意?我连忙点头答应。

天天还在外面一个人玩,外面的机器还在直播着。

我妈突然回过神,用力地推着我肩膀,「你在房间待会儿,等我喊你出来你再出来。」

我愣了一会儿,这不是到晚饭的时间了,平时都是她让我做饭吃。

我想了想,随便吧,只要她不找我出气就好。

其实我也不懂,这出名了到底有啥好处,不还是虚荣心作祟?

大概半小时后,一阵阵饭香传了进来。

肚子饿得咕咕叫的我,终于听到我妈喊我了,声音亲切好听。

门也被轻轻地扣了两下,天天站在门口发出糯糯的声音,「姐姐,吃饭了。」

小可爱这是又想让我喂他吃饭了。

我迫不及待地出了屋,看着桌上的四菜一汤,心里惊呼,我妈这是使了大招啊。

见我坐下,她捏了下天天的脸,表扬道:「天天真是太棒了!帮妈妈做饭给姐姐吃!」

我愣住了,这时,刚拿起的弟弟的小碗突然被我妈一把夺走了,放在天天的面前。

天天嘟着嘴,小手也慢慢地摸向了桌上的筷子,「姐姐,天天自己吃。」

4.

筷子?而不是宝宝的小汤勺!

她教都没教过,弟弟怎么会用!

天天眼里的泪水转了又转,我妈坐在他旁边,一直在他耳边不知嘀咕着什么。

他又忍着憋回了眼泪,我知道她又说给他买什么玩具,但每次都是说着哄下就算了!

天天的小手拿着筷子吃力地扒拉着碗里的饭,小嘴唇舔着碗边,却一口都没吃进去。

我妈竟然还露出欣慰的眼神!

只是因为镜头远,能看到弟弟在自己用筷子吃饭,却拍不清到底吃不吃得上!

拿起的筷子被我放下,没心情吃了。

这时我注意到天天白胖的手腕处,红了一小块。

我急得伸出手想去摸,却被我妈一手打掉。

她压着声音道:「好好吃饭。」

天天扁着嘴看我,带着哭腔,「姐姐……」

我一忍再忍,真的忍不下去了!

我无视我妈眼里的警告,起身走过去抱起了天天。

「天天嘴吃得都脏了,姐姐给你拿毛巾抹嘴。」

我带着天天躲进了厕所,看清他的手臂真的是被烫伤后,我愤怒到锤了下墙壁。

我压着怒火,给在拍戏中的老李留了条信息。

「你宝贝儿子烫伤了,你到底管不管!」

要不是怕影响老李,我刚就直接发火了!

她简直丧心病狂!

我这才看到,此时的弹幕上全是抨击我的言论。

「什么姐姐来的,还要弟弟给她做饭吃,这得废了!」

「天天真是个好弟弟,又棒又聪明……」

我直接按掉了手机。

天天趴在我肩上,发出小小的啜泣声,我用手轻轻地抚着他的背。

「不怕,姐姐一会儿就喂天天吃饭。」

5.

天天刚被安抚好,我妈又来催我们了。

她压着声音,「弄这么久是要干嘛?」

我抱着天天,黑着脸坐回了餐桌。

她想抱天天坐回去,我不给。

在镜头面前她不敢发火,她极力地笑着,「天天还得继续吃饭呢。」

天天紧紧地抓着我的衣袖,黑溜溜的眼球泛着泪光。

「姐姐,天天不要用筷子。」

天天陪她演了一天的戏,晚上还得饿着肚子继续演,他只是个三岁的孩子啊!

想到这儿让我心头一痛。

我半屈着腿拿过他的小碗,「天天给姐姐做饭烫伤了,姐姐喂天天吃饭。」

在我妈的怒视下,我顶着压力用汤勺一口一口地喂着天天,天天这才开心地笑了出来。

「这次就让姐姐喂了,我们天天会自己吃饭,可不能学姐姐喜欢依赖别人……」

我妈一句话,直接让弹幕又骂起了我。

「这姐姐,自己废就算了,还想带坏天天。」

「天天妈妈太不容易了,姐姐这个年纪最叛逆了,对天天这个弟弟看着就不太好。」

当然,也有替我出声的。

「姐姐都说了弟弟手烫伤了,她才喂弟弟。这疼弟弟怎么就带坏弟弟了,反正我不理解。」

不管我怎样被骂,对我妈来说都无所谓,在她眼里,我就是个给她争不了脸的女儿。

她认为,明星家庭总得要有个出色的孩子。

为了不让我妈继续作妖,我瞅着时机先发制人,揽过了桌上的碗筷。

「姐姐洗碗,天天休息。」

我妈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

看来是我想多了,她并不觉得干家务活有什么好显摆的。

6.

在她洗澡的时候,我拿出我的学习资料复习,天天就坐在我旁边看着他的儿童绘本。

一天最舒服的就是这个时候了,却没一会儿就被我妈打破了。

她拿出一本厚厚的文言版三国演义,把天天手里的绘本抽走了。

打开,全是密密麻麻的文字。

「天天喜欢看三国演义,妈妈陪你继续读。」

先不提天天那听得蒙圈的样子,我妈连字都没念利索,就照着书里读。

听得我脑壳突突响,到底有什么意思。

我合上我的资料,无奈道:「妈,你休息一下吧,我给天天读。」

我妈却是皱着眉,不悦道:「你自己的学好了吗?」

我愣住,我的学习向来不用她操心,这会从她嘴里出来的话像是变了味,让我心里特别不舒服。

我不服气道:「学没学我心中有数,我陪下天天怎么了?」

她气得咬牙,怒火顶着喉咙低声道:「你……」

果然,弹幕又开始一个劲儿地刷。

「这姐姐看这么会儿书就说学好了,这摆明是差生不爱学习啊,拿弟弟做借口。」

「天天妈妈太不容易了,有这么叛逆的女儿,这怎么教啊?还是天天这个天使宝宝最省心了……」

「笑死,你们这么小的时候能看得下这种书吗?反正我看不下……」

见我不肯松手,我妈直接抱起天天回了自己的房间。

临进门的时候,还是听到她的声音,「天天想读西游记呀!妈妈给你读。」

她的背影还刻意留了会,我叹了声气,

算了,进屋就好,这样她就不会再折腾天天了。

7.

第二天一大早,我妈怒气冲冲地将我从被子里拽了起来。

「胆子肥了!你向你爸告什么状!」

说着又想动手拽我耳朵,我下意识举手捂着。

结果脸上迎来了更狠的一巴掌,她怒骂着:「就爱添乱,我怎么生出你这么蠢的女儿!」

所以,不听她的话,就是蠢。

我小的时候也是很听她的话的。

她刚开始也是像对天天这么对我的,甚至比对天天还要凶。

以至于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小学时我拿到九十五分的数学试卷,放学后趴在她卧室门口盯着门缝,害怕地流着眼泪等着她醒来。

后来我奶奶不忍心就将我带走了,她放弃了我,甚至讨厌起我,觉得我已经被养废了。

不过我是不是废的,就没打算和她说过。

我捂着红肿的脸瞪着她,此时的她意识到自己过激了,慢慢地放下了手。

她背过身,清了清嗓子,「行了,一会儿节目有安排,你就在房间里面学习,别出来。」

说着迅速离去,有点落荒而逃心虚的意思。

我瞬间觉得,她是不是就是故意要打我脸。

脸肿了,她就不会担心我出去,怕我像昨晚一样阻碍她。

她知道,我会顾及老李的脸面。

我躲在房间里,复习之余,盯着直播怕出什么幺蛾子。

很快的,摄像大哥踩着点扛着机器上门,我听到我妈盈盈的笑声。

机器摆好,开始直播,弹幕却已经先刷了一波。

「来蹲蹲今天的天天小天才咯。」

「节目预告说今天会安排一个小节目,期待天天宝贝的表现。」

「没那废材姐姐出来抢镜表示相当满意!」

8.

小节目?预告?

原来我妈是这个目的,就怕我影响她立天才妈妈的人设。

看着天天堆着积木,乐呵呵地自己在那玩,我妈肯定会提前教好天天怎么配合的。

目前一切都很平静正常地进行……

我妈陪天天玩了会积木,微微抬眼扫了下镜头,而后缓缓站起身。

刚走出茶几边,忽然往前一倾,整个人倒趴在地上。

还特意踉跄下半撑着才倒,跟那个樱子红毯晕倒的动作有得一拼。

这演技……骗骗孩子还行……

天天始终沉浸在堆积木的游戏里,一个叠一个,丝毫没关注到我妈这边。

这让我捏起了汗,我妈这次会不会玩脱了。

两分钟过去,见天天没反应,我妈忍不住咳了两声。

天天总算有点反应了,他伸出头,迈着小短腿慢慢地走了过去。

他蹲下了身,「妈妈,叠高高。」

说着将手里的一个积木放在我妈的背上。

下一秒,我妈抬起了头,从镜头看过去,我看到了天天欲哭又止的委屈样。

我知道,她肯定背着镜头对天天说一些不好的话。

紧接着天天眼里打转得泪水流了出来,镜头一拉,我妈的手顺势摸上了天天的小脸颊。

「天天不哭,妈妈没事。」

弹幕也是瞎了,配合地刷了出来。

「哇,太感动了,天天太懂事了,会心疼妈妈。」

「天天最棒了,加油哟……」

我加油你妹!

我压着怒火,相当和善地发起弹幕。

「一个个的,就这么爱炫孩子,看不出孩子很难受吗!」

这次我学聪明了,匿名的!

9.

有惊无险地表演完,我妈应该满意了。

但天天却还是受惊的样子,愣着着没有说话,手拿着积木像做错事的孩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而我妈,没有进一步安抚天天,反而去了厕所。

她每次感到不耐烦,对天天发完脾气就会去厕所。

可怜的天天憋着憋着,就懂事的不敢再在她面前大哭过。

我现在明白,我奶奶当初看到我这样的时候,有多么的心疼。

我打开房门出去了,天天看到我,便小跑着过来张开手要抱抱。

「姐姐……」

我眼眶红了起来,忍着哽咽,「天天棒棒,姐姐陪你玩。」

天天开心地露出了四颗小虎牙,吧唧我的脸一口后,却突然盯着我的脸看。

他哭唧唧地伸出小手,「天天给姐姐呼呼……」

软嫩的小手覆上脸的那刻,我还是感到肿胀的疼。

我妈也在这时突然出来,她眼神犀利地看着我。

完了,我忘了这事……

面对镜头,我不能做到像我妈那样应付自如。

我无措地颤抖着声音叫着,「妈……」

天天不敢看我妈,怯生生地埋首在我怀里。

我妈抿着嘴唇,一脸严肃地走了过来。

每走一步,我的心就颤抖一分。她是不是被我气到顾不上直播了……

10.

下一秒,她眼神转至温柔,「你的脸怎么了?自己在房间怎么弄的?」

这突来的戏,我脑袋瞬间宕机,转了又转决定随便说两句应对。

哪知我妈突然笑意满满,眼睛落在天天身上。

「表扬天天会关心姐姐,像关心妈妈一样。」

局势瞬间被我妈两句话扭转,弹幕对我的恶意再度袭来。

「妈啊,这姐姐太有心机了吧,故意弄伤自己,让天天心疼她来博眼球。」

「无语了,天了,她妈妈刚才倒在地上,她也不出来,一出来就……懂的都懂……」

「对姐姐恶意太大了吧,天天看到姐姐明显开心多了。」

「弟弟这么小,被姐姐利用也难说呀……这姐姐看着不聪明,实际心机深着呢……」

我心如死灰地看着我妈,「你满意了?」

「你回房里写作业,天天准备午睡了。」

她不冷不淡地从我手里抱过天天,眼底自始闪着不屑。

她明明赢了,却还是如此不满。

我听到她冷冷的声音,低声道:「李嘉天,你的表现太让我失望了!」

我心里咯噔了下,我妈不会对天天做什么吧?

想了想,我赶紧拿出手机拨给老李,他的手机还是关机状态!

一气之下的我将手机砸在了被子上。

这破节目,居然还要一天!但我一天也忍不下去了!

11.

节目组下午安排外出活动,地点是草莓园。

我没去过,天天更没有。

想到这儿,我挺想去的,毕竟我不是那么放心我妈!

但到草莓园的时候,我被节目组拦在了一边,不能参加。

因为都是明星妈妈带着小娃参加亲子活动。

总共三组明星家庭,除了上次来我们家的两岁女娃圆圆,这次还有一个男娃西西,看着和天天差不多大小。

很快,节目组说起了任务安排。

三组妈妈坐在一旁聊天夸夸,小朋友就负责摘草莓。

我想想就想笑,草莓是长得不高,让人无语的是弄个小篮子,还带把小剪刀给三岁的孩子自己剪。

为了节目效果,妈妈们还不能帮忙。

我很想问导演,你家的孩子会用剪刀吗?

先不说会不会用,这很危险的好吗?

但三个妈妈都没有向节目组提出异议,两组妈妈脸上露出了担忧的表情,反观我妈脸上露出了一股势在必得的自信。

没眼看了,我忍不住仰天长叹,老李啊……

我转而看向导演,认真道:「导演,小朋友用剪刀很危险吧。」

导演斜着眼扫了我下,而后给了个眼神给旁边的助理,十分不屑。

助理笑嘻嘻地上前和我解释道:「小剪刀是草莓园配的,有防护头,这方面不用担心,都提前和妈妈们说好了。」

心总有点慌慌的,趁还没开始,我拉住了他。

「我给弟弟换个鞋,他那鞋子滑。」

我直接无视他的欲言又止,就提起我给天天准备的水鞋跑进果园。

我拔高声调,「天天穿了水鞋,要像小猪佩奇一样慢慢走路哈。」

天天低着头看着他的小雨靴,眼里充满了星星。

我朝着天天挤眉弄眼,然后偷偷地把手伸向了旁边的草莓,一拧一扯,简单轻松。

我挡着嘴,「天天懂了吧。」

天天露出他的小乳牙,「天天知道,剪刀危险。」

有天天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12.

刚站起身,背后就感到一道灼热的目光。

不用看也知道是我妈,我装作不知道地迅速逃离现场。

呼……我管她的!

果然,天天很听我的话,直接将小剪刀放进了小篮子。

我妈焦急地喊着天天,拼命地使眼色,天天一个回应都没有。

他正指挥着圆圆抓着茎头,他的小手就慢慢地一圈一圈拧着,再一拽,一颗又大又红的草莓就摘下来了!

天天想都没想就直接放在圆圆的篮子里,昂着头霸气道:「咱们合作,我把它们都给你,不用危险的剪刀好不好。」

圆圆看着小篮里的草莓,红扑扑的小脸蛋立马应着。

为姐做的一切都相当值得!

但我这副兴奋的样子,节目组故意给录了进去,明明开始前还交头接耳,扬言不会让我这个有心机的姐姐入镜抢风头。

弹幕对我那是骂之又骂。

「说好的规则呢!这姐姐摆明就是教弟弟作弊!」

「这姐姐可快走吧,讨厌死了。」

「其实我也觉得挺危险的,妈妈们倒是挺宽心的。」

「先不说别的,两小只太可爱了……」

天天最重要,我管你们说个屁!

但我妈却不乐意了!

她站起了身,走向天天,严厉道:「天天是没听清楚规则吗?这样是不对的。」

天天嘟着小嘴小声地回应道:「妈妈,篮子里有草莓了。」

要的就是结果!天天果然是小天才。

我妈恼怒般粗鲁地抱起天天,「妈妈再好好和你讲规则。」

哪知我妈一个转身不留意,撞到了身侧的西西。

只见西西一个踉跄,径直往前倒,他手里还拿着小剪刀!

西西妈妈大喊:「啊啊啊啊,西西!」

13.

节目被紧急喊停,好在西西只是擦伤。

但节目组被骂惨了,反观我相当有先见之明。

「这什么破节目,连小孩的基本保护都做不到。」

「不敢想象这么小的小孩要是毁掉了眼睛……」

「天天做的是对的!天天姐姐也想得周到……」

「天天妈妈,是不是有点问题啊……未免对孩子太苛刻了。」

我妈抱着天天躲在树荫下,此时恶狠狠地盯着我。

她这是把撞倒西西的错怪在我身上了。

她咬牙切齿地说:「这下我的面子全丢光了,你开心了吗?!」

我低着头不敢出声,告诉自己一定要忍。

我能忍,忍忍就过了。

「妈妈……」

天天有气无力地发着声音,脸色苍白,额前的发尾全湿了。

我刚伸出的手一把被我妈打掉,我焦急地喊:「妈,天天不舒服啊。」

她这才慢悠悠地伸手摸天天的额头,探了探后皱着眉说:「天天发烧了。」

发烧了就去医院啊,她为什么还坐着不动!

脑海里突然闪出一幕,她是打算像对我那样对天天吗!

天天才三岁啊!

我将气沉了又沉,又吸进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可以现在带天天去看医生吗?」

我妈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理直气壮的,「不用。」

「那我去买退烧药!」

内心一直有道声音,一定不能让她这么对天天!

「一会再说,节目明天就拍完了。」

我苦笑着,她还是只顾着达成自己想要的。

14.

小学那会,在参加数学竞赛的一个早上,我突然发烧。

我以为她会心疼我的,结果我妈什么话都没说,静静地冲杯小柴胡,让我喝了就出门去。

连着三天发烧,她都不曾管过我,我也不管了。

最后没想到等来一句她对我的夸赞,「喝水身体就好了,挺好。」

不行的,天天只是三岁,发烧不管的话会出事的!

我强硬地扔下一句话,「我去买药!」

她却愤懑地嘀咕了一句,「明天就会好,买什么买。」

我清楚我拗不过她,我得找帮手!

去药店的路上,我一直尝试打老李的电话。

嘟嘟嘟……手机还是没接通。

老李!你不该让我看着天天的!

直播镜头里,我妈抱着虚弱的天天。

连西西妈妈都察觉到天天不舒服,在她说出一句关心的话后,我妈居然对镜头,说着让我费解并且震惊无比的话。

「我儿子从小身体就很好,发烧不吃药,不出两天就会自己好。」

简直丧心病狂到没边了!

此时的弹幕开始走向正常。

「孩子发烧还是得吃药的,不然高烧的话很容易抽搐的!」

「天呐,发烧不用药?三岁的孩子纯靠……我要是妈妈得担心得要死!」

「没必要连这方面都秀孩子呀……」

「天天姐姐去买药了好像,这还是说会给天天吃的嘛……」

有人劝她了,她会听吗?

感觉到自己真的好没用,眼泪这会再也不争气地掉了出来。

我不能输!我可以的!

流出的泪水一下被抹掉,我拿紧了退烧药,迅速赶回去。

15.

回到家后,我妈已经做好了饭。

她像个没事人喊我吃饭,我将手里的退烧药放到桌上,推到她面前。

她将它推到一边,自顾自地吃饭。

「天天吃饱了饭,睡着了。我喂了水,明天就会好。」

她一直低着头,我真的不明白她到底想怎么样。

儿子都这样了,她还要装给谁看!

我无力管她了,「我去看天天。」

她猛地起身,扬起一个别扭的笑容,「先吃饭吧。」

我顿了顿,在和我妈的对视中看到了她眼里的疲惫。

就在我们僵持几秒后,房间门吱呀地被打开。

天天走了出来,我刚想上前看看他。

他突然露出痛苦的表情,一大口呕吐物猛地从他嘴里吐了出来。

紧接着小小的身躯狂咳,咳到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拍着他的肩膀,声音止不住地颤抖着,「天天,姐姐在。」

「姐姐……」

见到天天稍微喘过气,我的心这才放下了一点。

我摸上了天天的额头,温度烫得惊人。

这再烧下去……我不敢想……

不行,我要赶紧送天天去医院!

16.

我妈却还是固执地按照她的来,她端着一杯白开水,想直接往天天嘴里灌。

因为她这种近乎癫狂的行为,我再也绷不住哭了出来。

「你这么对我就算了,天天还这么小,你放过他好不好。」

她愣住不动,手里的杯子却是摇摇晃晃的。

我愤怒地打掉她手里的水,「有你这么蠢的妈!我看你再练多少个小号也是一样!」

到了医院,天天很快地打上了吊液,很及时……

我手还在抖着。

旁边的摄像大哥跟了我一路,还是没放过我。

我语气平淡地问:「能不能结束了?」

他摇了摇头,显然直播已经到了高潮,这是看点。

「天天妈妈真是有够疯的!以前我就觉得她作为一个粉丝,能嫁给李明,就不配!」

「还以为她能把孩子养得多好,结果真让人有够失望的!」

「李明娶到这样的老婆,也是他瞎……」

我知道的,我妈因为这些话一直感到自卑,觉得自己配不上老李,才想办法要培养优秀的孩子来证明老李选她没错。

这只是她想的而已!

现在她一个人坐在过道的椅子上,而我现在一点儿话也不想和她说。

也不用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因为老李总算来了,还有奶奶。

看到奶奶,比看到老李还让我感到安心。

老李只用了两句话轻轻松松就打发了节目组的人。

好了,现在一个外人都没有了,只剩亲情场了。

清脆的巴掌声陡然响起,老李打的。

看来这次,他是真的没法再忍了。

我妈瞬间泪湿,哭着解释:「我也不知道会成这样。」

前一秒我因为老李打了她,心疼她。

后一秒我觉得自己可笑天真。

为什么她到现在还觉得自己没错!

17.

「天天都进医院了,你还觉得自己没错!」

老李喘着气,紧紧攥着拳头,整个人颤颤巍巍的。

奶奶拍了拍老李,「去看看孩子。」

我妈一听,给老李投去求救的眼神,这次老李没有再管她。

老李看着天天这么个小人儿,躺在床上,白色的被单盖着,让人看着心惊。

他捂起脸撕心裂肺地哭着,「是爸爸不好,没照顾好你们……」

感到心酸的我出了门缓缓眼睛。

就听到奶奶掷地有力的声音,「这么多年来我理解你,什么都不管,但你实在不配当妈!」

「看到天天这个样子,就像我当年看到了欣欣一样,我这心,就像刀割一样!你真是好样的!」

我妈抬起头,还是一副你们大家都不理解我的样子,哭诉道:「妈,我心里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你懂吗?」

奶奶见我妈还是不认错的样子,她胸口大幅度地起伏着。

我担忧得赶紧上前去,用手帮奶奶顺气。

奶奶看到我瞬间眼眶湿湿的,她愧疚道:「奶奶不该让你回来的……」

我抿着嘴唇摇了摇头,表示不后悔。

如果我不在,天天该怎么办!

奶奶深吸一口气,仿佛要做一个重大的决定。

她向我妈冰冷地说:「既然有压力就别养了。我老婆子不怕压力!我这把老骨头活也要活到把天天带大!」

我瞳孔放大,连我妈都不敢相信她听到的。

这时的她终于害怕了起来,她跪在地上求着奶奶。

「我错了,妈。您不能带走天天,您要是带走天天,我一个人怎么活。」

「你爱怎么活就怎么活,反正我不能再看着孩子跟着你受苦!」

奶奶仰着头,一个眼神也没再给她。

18.

我妈急得冲进病房里,想让老李劝劝奶奶不要带走天天。

老李甩开了她的手,红着眼直直地盯着她。

「你就在家待着,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孩子跟着你,我怕了。」

我妈没想到连老李也不帮她了,她整个人颓坐在地上,双眼无神地盯着前方。

她是不是已经后悔了……

我躲进奶奶的怀里,泪水一点点打湿了她的棉衣。

这下好了,有奶奶在,天天会真的拥有一个好童年。

第二天节目组在老李的要求下,删掉拍摄我们的一切片段,并退出节目。

他给节目组赔了一大笔钱,他说:「我不想儿子长大后看到这些。」

说着,老李难受地看向了我,眼里尽显愧疚。

天天精神好点后,奶奶当着全家人的面,向天天说出了她的决定。

慈眉善目的她温柔地问:「天天,以后跟着奶奶好不好?」

「奶奶的庄园种了小猪佩奇喜欢摘的番茄,黄瓜……什么都有!」

我泪目到不能自已,老李也是……

奶奶其实不用哄天天的,天天本来就聪明。

我妈却还是不死心,软着声音,「天天要想好是要跟奶奶吗?这样就会很久见不到妈妈了……」

说着说着,她鼻腔带出来的声音竟浓了起来。

天天圆溜溜的眼睛眨着,没有思考的他小声地问:「妈妈,我想跟奶奶可以吗?」

整个房间很安静,心碎了的声音我听得一清二楚,也终于能在我妈的脸上看到后悔的表情了。

19.

我拿到了一所不错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高中拍毕业照那天,我让老李不要来。

他在电话里顿了下,哑着声音开口道:「欣欣,爸爸远远地看一眼……」

我笑着拒绝了,「你来了,她也会来,爸,就这样吧。」

往后的人生,我希望能朝着自己想要的,去过完它。

我不会后悔,这一刻,我还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奶奶穿着一身复古的旗袍,梳了头,还化了妆。

天天穿着一身小西装,帅气杠杠的。

我让我同学给我们奶孙几个多拍几张合照,上了大学,我会很想他们。

照片里的奶奶露着骄傲自豪的表情,我贪恋地看了一眼又一眼,摸了又摸。

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脸上的妆还是花了,奶奶笑我这么大了还这么爱哭。

她和天天是我的命,我怎能不牵挂他们。

天天看我穿着毕业服戴着学士帽,好奇的小眼神里透着羡慕。

「姐姐真漂亮,天天以后也能像姐姐这么厉害吗?」

我笑着摸摸他的小脑袋,「可以的,我们天天想做什么都可以。」

天不天才的,不是逼逼就能出来的。

【本篇故事完结】



上一篇:书迷热搜《千亿逃妻,陆总的心尖宠》如何速速来看!    下一篇:晨报四海兄弟新作开发中 黑道圣徒登顶英国周销榜    


Powered by 郭华韬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